• <tbody id="eameu"><samp id="eameu"></samp></tbody>
  • <strong id="eameu"><label id="eameu"></label></strong>
  • <code id="eameu"><label id="eameu"></label></code><object id="eameu"><label id="eameu"></label></object>
  • 新聞資訊
    小鎮故事|顯山露水的名門高第
    發布時間:2018-10-14


    看似一幅畫

    聽像一首歌

    小鎮故事多

    請你一起來

    小鎮來做客


    Hello,歡迎來到【小鎮故事】,一起聆聽秀洲的歷史文化故事,今天我們繼續講述的是關于新塍鎮上老宅的那些事兒……


             顯山露水的名門高第

     ——北柵太和堂屠氏


    文/郭紅英

    提起阿小師傅,老新塍人都知道,小鎮一癡。他可以不吃不喝不睡,但是絕不能不下棋。他的棋藝也是小鎮一絕。有人至今還津津樂道難忘當年往事,一個外鄉人來擺象棋殘局,連擺幾天,無人能破,他拿著贏來的錢未免洋洋得意。阿小去了,坐下來,仔細打量了一番,輕輕拿起一顆棋子,看似風輕云淡地一推,擺局的人瞬間變了臉色。阿小笑盈盈地接過對方的錢,圍觀的人才恍然大悟,這是傳說中的一子破殘局。

    阿小其實不小了,七十多歲的臉像個核桃一般,深深淺淺的褶皺里刻著滄桑,猶如他身后的老房子——風雨中挺立了兩三百年的北柵屠家老宅“太和堂”。

    很少有人知道阿小姓屠,屠家第二十一代子孫。更少有人知道,這屠家背后與乍浦聲名顯赫的屠氏之間的淵源。乍浦常山的地方有個小地名叫“屠家墳”,已有500年的歷史,是明代尚書屠勛即康僖公之墓。屠勛(1446—1516),字元勛,號東湖,屠勛先世是陳留人(今河南開封縣),據《乍浦備志》記載:宋高宗建炎初,屠氏始遷海鹽。又據《屠氏家乘》:“乍浦演武場廣袤二三里,為屠氏故居遺址,自宋迄元,子孫聚族而居,則屠氏居乍浦久矣。” 屠勛天性穎敏,少年時已學貫經史,名聞鄉里。明成化五年(1469)屠勛考中進士,授工部主事,分管清江浦造運輸船。弘治十年(1497) 屠勛遷刑部右侍郎,轉左侍郎。屠勛在任時好學不倦,雖公務繁劇,仍手不釋卷。善詩文,著有《東湖遺稿》12卷、《太和堂集》等。正德三年(1508) 屠勛進刑部尚書。屠勛病卒后,皇上不但贈太保,謚康僖,并封乍浦常山給屠勛做墳地。如今屠勛之墓早已夷為平地,但因為屠勛之墓地處九龍山旅游度假區東常山山坡景區,所以那里還有一處景觀叫“屠墳秋鳥”。

    阿小師傅和他堂侄,比他大兩歲的屠增德老先生,都還清楚地記得他們小時候,也就是解放前,家里的長輩每年清明節都要去乍浦九龍山上祖墳。搖一條小木船,帶上香燭紙錢酒菜等祭祀用品,在清晨,河面上霧氣還沒散開,竹篙一點,小船在搖櫓聲中漸行漸遠。

    就如當年他們的先祖際盛公從乍浦來到新塍鎮時,也是在櫓聲中,咕吱咕吱,也是一個霧氣縹緲的早晨,停靠在了新塍塘上。那時水面平和,小鎮安寧,北柵頭綠樹掩映,花紅似錦,幾只水鳥被驚起,翩躚飛舞。應該像鈕雲逵《新溪棹歌》描述的那般:一灣流水小橋西,燕翼樓前亂鳥啼。馥馥天香雲外落,月臨花影草堂低。屠家第七代子孫際盛公坐在船頭,掬一把清亮的河水潤了潤臉,船漸行漸遠,他忍不住回眸,這一回眸決定了他的人生軌跡,從此他決定在這里安頓下來。那時是明末年間,戰亂讓康僖公的這位后裔選擇了這個富庶安靜的江南水鄉。


    走進屠家老宅,自然已是不復當初模樣,只能在殘留的痕跡里辨認想象。北柵屠氏老宅舊時稱為“太和堂”,位于北柵西街43弄,寬二十五米,深五十五米,前后五進房子,有一千多平方米。

    二進是大廳,即“太和堂”(這與康僖公的文集《太和堂集》取同一名字,無形中又印證了這老宅與康僖公之間的關系)現在被隔成六間住房,看不到當年恢弘的氣勢,但是細細端詳露在外面的七根掮梁端,我們由此可窺一斑。厚實的木頭雕刻著精致的花紋,那象征富貴的花葉栩栩如生,或怒放,或纏繞,仿佛剛剛從雕花師傅手里誕生,正一瓣一瓣地徐徐舒展開來。雖已油漆剝落,色澤黯淡,可到底掩飾不了內在的那種大氣與精美。由此梁端延伸至大堂內,仿佛能看見當時梁柱粗實,屋宇森森,到處雕梁畫棟,每個角落都顯示著殷實富裕的家境。穿過一條被住戶隔離出來的小弄,地面的大青磚清晰可見,一塊塊光滑平整。我用腳摩挲著這些方磚,遙想當年有多少屠家子孫曾經在這上面走過,牙牙學語的幼童,調皮搗蛋的少年,健步如飛的壯年,沉穩持重的中年,老態龍鐘的古稀老人。他們曾在這青磚上留下了多少足跡故事,演繹了多少悲歡離合,可惜再也無從辨認,仿佛這磚頭光滑的表面,只留給世人一個平和圓融的輪廓,以及深深埋在土里的沉默。

    大廳后面還有第四進、第五進的房子,也早已隔成小間,住著各個姓氏不同的人,他們都不姓屠。而第三進的房子,只預留了地基,卻沒有建造。院落中還可見兩米多長的條石,還有圓形的兩尺來寬的柱基。據說,當時把建筑石材都準備好了,但不知何故,或許家道開始中落,最終只留下一個規劃。再后來在“大鍋飯”時代,很多散落的石材被拖走,再也沒找回來。

    大宅的東邊,二進和三進之間,曾有個竹園。在夏日,這個季節里應該是孩子們的樂園,風吹過,竹葉嘩啦啦地響,撒下一地斑駁的光影。也許,不遠處的小徑上,屠家的一位長者正負手而立,看著嬉戲的孩子,忽然想起什么,仰起頭望著院墻的一角發呆。我仰頭也看那院墻,早已面目全非,當初的白墻黛瓦似膚白貌美的少女,如今已石灰剝落,裸露出里面的青磚,殘存的墻灰在時間的流光里,和歲月一起老成雞皮鶴發的老嫗,風雨剝蝕后沉淀出天空一般曠遠的寧靜。只有一些青苔,附著在上面,看云卷云舒,月升月落。

    踅回到大廳前,在天井里仔細看,在掮梁之間粗粗的橫梁上,還有幾個釘著銅板的鉤子,銹跡斑斑。阿小師傅說,那原來曾是用來掛燈籠的。

    回到兩百年前,或者三百年前,這里曾經大紅燈籠高高掛,中間金漆大字“太和堂”熠熠生輝,仆人們進進出出,太太小姐們穿紅戴綠,老宅里一派熱鬧。大年初二,大廳上掛著屠氏堂畫,寫著先祖的名字,各房各院的子孫,都來虔誠地跪拜,稱之為拜年。這堂畫一直要掛到正月十五才被收起來妥善安置好。每年都如此,每年都有一房負責拜年事宜,擔負起燭火錢等。這讓人想起魯迅筆下的《故鄉》,里頭描述的祭祀的值年,那些大戶人家輪流擔當,很有些神似。

    地上的大青磚,光滑如絲緞。我想象當年的廳堂里太師椅上端坐的屠家老爺子,拿著茶杯,正在聽人匯報這個月的生意盈虧情況,一邊的算盤撥得噼里啪啦響。

    他們經營的是米行和絲行生意。臨街第一進的房子都是店面,店面外是廊棚,整個小鎮跟現在的楓涇古鎮一樣,長長的回廊,就如豐子愷的小短文《塘棲》里面描述的一樣,他說“塘棲是一個古鎮,其特色是家家門前建著涼棚,不怕天雨。有一句話,叫做‘塘棲鎮上落雨,淋勿著’。”那時的新塍鎮也是這般。

    屠家的米行前,量米的人絡繹不絕,伙計一斗一斗地把色白如玉的大米裝進顧客的米袋里。而另一邊的絲行,正在裝運繭絲。廊棚外就是北柵市河,河里停著滿載貨物的木船。幾米寬的河埠頭上,搬運工正在上上下下忙碌著……

    如今連那河埠都沒了,只遺留下一兩塊長長的石頭,在河邊的泥里露出小半截身子,無言地凝望著河面。它的身邊是一棵絲瓜藤,纏著樹往上攀援,在高處垂下一個肥碩的絲瓜來,像一個強有力的感嘆號,無聲地感慨世態變化之快。唯有這新溪市河的河水,迤邐而行,不改當初模樣,正如當年際盛公初來此地時。

    來源:看秀洲

    編輯:黃鈞天

    ?嘉興市廣電傳媒有限公司 浙B2-20080098-2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號:1103016

    快乐十分同步开奖
  • <tbody id="eameu"><samp id="eameu"></samp></tbody>
  • <strong id="eameu"><label id="eameu"></label></strong>
  • <code id="eameu"><label id="eameu"></label></code><object id="eameu"><label id="eameu"></label></object>
  • <tbody id="eameu"><samp id="eameu"></samp></tbody>
  • <strong id="eameu"><label id="eameu"></label></strong>
  • <code id="eameu"><label id="eameu"></label></code><object id="eameu"><label id="eameu"></label></object>